忘记资本寒冬,请把焦点留给创想者

企业服务数据库公司Crunchbase在日前的一份报告中,盘点了过去十年中全球A轮以上融资数量走势图,虽然美国及全球其他市场的A轮融资数量仍在持续增长,中国市场却在2018年后出现了断崖式下跌。

可以作出的解释有很多,比如人口红利的消失以及互联网渗透的饱和,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已经进入瓶颈期;再比如在资本寒风的影响下,国内的创投机构开始调整投资理念,从追风口过渡到风险控制。

可如果从更底层去找原因的话,过去十年里国内创业的大环境都在遵循这样一条路径:从科技入手去解决问题,就像人工智能的浪潮发生后,迅速出现了一批用人工智能去解决问题的创业者。这样的路线看起来并没有问题,可当投资机构简单算一笔经济账之后,如此九死一生甚至百里挑一的创业成功率,恐怕并不是最理想的结果。

是否存在一种新的创业路径?至少SEED AWARD已经给出了答案,从生活痛点出发,号召人们将科技运用于生活,不到半年时间在全球范围内挖掘出了上千个创新项目,其中不乏具有改变世界潜力的作品。

“创业”是件硬核的事

某种程度上说,与创业关联性最强的名词无外乎“创新”,以至于在不少场合中习惯将创业和创新排列使用。

甚至逐渐形成了这样一种错觉:只要是前沿的新技术或者是普罗大众似懂非懂的新概念,即成为创新的代名词。只是代价也不无明显,拿着所谓的新技术去试探市场需求,本就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,前两年还被视为资本市场的宠儿,之后就销声匿迹的项目并不鲜见。

SEED AWARD揭示了创新的另一面:围绕生活痛点做创新,也是一件很硬核的事。

入围SEED AWARD欧洲复选的RouteMasters不失为一个绝佳案例。利用地图实时导航的场景,在中美等互联网发达国家早已屡见不鲜,可在零散交通工具众多、缺少实时交通数据源的非洲国家,导航软件和路线规划精确度有限,如何提供便利的交通出行是非洲国家的一大难题。

就读于牛津大学的尼日利亚留学生SeyeOdukogbe,与伙伴们提出了一种适用于非洲、经济性的解决方案:通过在20至30公里的平流层部署一种特殊的气球装置,实时采集地面的交通数据,然后在深度学习技术的加持下,告知公交运营者什么时候发车能达到最高的运营效率。

目前RouteMasters已经在非洲最大城市之一的拉各斯用于公交运营,并计划逐步推广到非洲的其他国家和地区。

不只是在欧洲复选的赛场,中国创想者占据了不小比重的SEED AWARD亚太复选,也涌现了很多利用前沿技术解决生活痛点的项目,比如一款可以直接将手语动作自动转化成语音的翻译臂环。

目前世界上有7000万左右的聋哑人群体,“诺百爱”团队在国内首创了提供生物电信号的AI解决方案,包括肌电、脑电、心电等识别及应用,同时构建了国内最大的生物电信号数据库,可以利用肌电交互的方式进行手语翻译,帮助聋哑人与外界无障碍沟通。

不难发现,相较于先产生创业想法,然后去寻找潜在应用场景的创业者,SEED AWARD上脱颖而出的创想者,本质上是进行了逆向选择,先发现了生活中的痛点,然后尝试用技术去解决利用“创新”的引擎驱动生活和社会的进步。

创想者的“诗和远方”

相较于创业者的说法,SEED AWARD上脱颖而出的团队及个人被称之为“创想者”,他们不仅有奇思妙想的脑洞,有前沿的硬核技术,还有 “诗与远方”。

从5月份开始向全球征集创意方案——累计收到了1300多份参赛作品,到SEED AWARD在海外高校的密集巡演,再到硅谷、广州和伦敦举办的三场全球复选 ——30个项目进入复选,9个项目进入到决选阶段。即便是有待复活的项目里,也涌现了不少有望推动社会和人类生活进步的项目。

譬如专注于地震预警的Ionoterra。所有地震活动发生前,孕震区产生的内重力波会对电离层产生干扰,通过在地震高发地区部署电离层、雷达及自然扫描系统,有望对地震的发生进行提前预测。

仅在2008年到2018年的十年间,全球7级以上地震的频次平均每年有20次,而按照常规的地震预警机制,还只能提供60秒到7分钟的地震警报,而Ionoterra尝试将这个数字提前到8小时。

又譬如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鲁宾斯基实验室的RS3Dprint项目,利用生物打印并行化技术和细胞冷冻技术,破解了3D打印器官的细胞恶化和移植问题。

以往谈到3D生物打印的话题时,往往会提及两个天然瓶颈:一是3D打印的速度太慢,大型器官在3D打印期间会细胞恶化;二是3D打印器官完成后,还存在移植物流的存储问题。鲁宾斯基实验室长时间的实验攻坚后巧妙解决了3D打印时细胞死亡和难以移植储存的棘手问题,除了打印器官之外,还可以被应用于食品行业,通过逐层打印探索不同质地的食物,比如为吞咽困难的病人开发特定需求的食物。

在投资需求主导的创业赛事中,习惯性将衡量项目的标准放在了盈利性和市场前景上,最后选出的是看起来有望茁壮成长的“树苗”。Ionoterra这样三五年内还无法规模化应用的“种子”项目,自然不被垂爱。

SEED AWARD的差异性就在于此,鼓励人们解决生活中的痛点,不给“脑洞”人为地设置门槛,并且在赛制上进行了人性化创新:作品的科技创新能力有着45%的权重,市场前景和社会意义分别占到了20%,所采用的正是“选种子”的模式。

此外主办方还邀请了机器学习泰斗Michael I. Jordan教授、U盘发明人Dov Moran、英国计算机协会创始主席Sue Black等十余位全球顶尖专家,组成了强大专业的评审团。

互联网之外的“相马者”

回到SEED AWARD本身来看,除了赛制和嘉宾阵容上的差异化,主办方实地集团的跨界也令人关注。

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一场全球性的科创比赛,多半是互联网巨头主导的,至少会有一两家互联网领域的专家背书。原因也不难理解,作为过去20年中的朝阳产业,“互联网”几乎成了科技创新的代名词,由一家科技巨擘牵头的科创赛事,似乎有着更多被关注、被聚焦的出圈可能。

实地集团成为互联网巨头之外的“相马者”,看似让人有些意外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

一方面,科技与地产的融合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比如几年前的水槽还是传统的家居产品,如今已经被纳入智能家电的范畴,原因是水槽不仅和洗碗机的功能融合,甚至还兼具净水器的功能。而在AI、5G、IoT等红利的利好下,诸如此类的产品融合只会有增无减。

另一方面,实地本就是科技应用于生活创新的践行者,在SEED AWARD号召人们用科技探索生活的同时,自身也一直走在智慧人居的最前沿。比如实地位于重庆永川的首个全场景智慧社区,实地通过联动智能家居设备、智能机器人、社区物流系统、配套商业服务等,重新构建了人与居住空间的关系。

恰恰是实地横跨科技与地产的身份,SEED AWARD在启动之初就致力于寻找充满奇思妙想的行动派,鼓励技术应用生活的实践实验,推动科技发明在生活中的应用和改善,启发全人类对科技人文的创造力。而从最终的成果来看,哪怕是未能进入决选的复活项目,都让我们看到了科技与人文结合的奇妙所在。

同时实地非互联网系的身份,也让SEED AWARD少了些功利心,有机会成为创想者们自由沟通的平台,不只是为了100万的奖金,创想者们还可以与顶尖科学家领衔的专业评审、投资者、合作伙伴等建立联系,比“赛事”更有分量的角色无疑是“桥梁”。

简单盘点一下入围SEED AWARD的复选项目,涵盖了智能硬件、生物医疗、航空航天、清洁能源等等,几乎覆盖了人居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举个例子来说,进入复活赛的Flair,给出了空调实现精准分区温度控制的解决方案,通过智能温度传感器与可控空调出风口插件,即可在手机进行远程调节和自动设定,与智慧人居的理念不谋而合。

也就是说,SEED AWARD不仅仅是创想者的舞台,也为人们提前勾勒了未来五年、十年的人居生活画面,这些进入复选的作品,未来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日常生活中的标配。正如SEED AWARD的初衷,作为全球首个号召人们用科技探索生活的创意大奖,旨在嘉奖、鼓励和启发那些热爱生活、有创新想法的人。

作为见证者的我们,不只可以旁观,还可以参与其中,比如动动小手为SEED AWARD复活赛中的候选作品投一票。

https://36kr.com/p/5256943

Alter
自媒体 · Alter
认可他 3